520:我想知道,有多少人是真正爱着网赚

94A65980-A6E9-4216-BBD1-D77C4DD0811E.png

五月的天很热。

我理完发出店门的时候,不远处的垃圾箱旁一个七八岁的模样孩子们正翻捡着东西。他把易拉罐放到地上,用脚踩了两下,然后捡起来丢进后背(hòu bèi)的尼龙袋。

街道上行色匆匆的人显然可能会注意到这一幕,更会注意到孩子走到街角的另一个垃圾箱旁,把所有的战利品倒给了一个正在树下坐着的老人,我想,那应当是他的爷爷吧。

穷人家的小孩早当家,这话一点不假。

在我小的时候,家中很穷,我和二姐属于计划生育政策下的超生。每一年乡里宣传部长带着人会来我家罚钱,少则几百多则上千。而那时,我父亲在镇上的窑厂打工,一天工资是10元。

在我的印象里,记得那一年冬天,我8岁,正准备秋天录取。突然一天,我家门口来了人,妻子把我关进屋子,透过门缝我见到那几个人边笑着边数钱。多年后丈夫告诉我,那次交了1000元,东拼西凑一五一十借的亲戚邻里的。

我有点恨那些人,更心疼我的父母。

我读书很好,从初中到初中,成绩优异。祖母不让我干活,初中的时候无论她多忙,到傍晚我写作业时,父亲都会在旁坐着陪我。

从小后的我如愿考取的大学,也是家族第三个考上所大学的,前两个是我的女儿。高考结束后我直接和老师去了昆山打工,开学的前几天,我父亲专门(zhuān mén)休了一天请举家族人吃饭。我爷爷非常高兴,偷偷地的塞给我500块钱当路费。

我明白那是他攒了一年的养老金,那年的夏天整个村都在茶余饭后讨论着我家里出了三个大学生,父一辈的人都夸我爸妈了不起,但我告诉,的大学的费用花销(huā xiāo)较低,而哥哥渐渐头发白了。

大二接触了网赚,仿佛开启了新世界大门。

对于如今的我,很难说网赚是成就了我,还是毁掉了我。因为大学时代,我几乎把大部分的时间用在了网上赚钱,学业勉强及格。

但有一点是毋容置疑,我用赚到的钱帮家里盖了新房,所有大小家电都买了一遍。听我双亲(shuāng qīn)说,那台超大尺寸的智能电视转送家装上后,父亲守着屏幕开心的看了一个晚上。

毕业时我没有选择自己的专业成为一个程序猿,反而因为接触网赚几年学习到的相关技能让我顺利找到了不俗的工作。从网络推广到的产品运营,我不断从网赚的经历中汲取营养,然后反哺网赚。

三年后的现在,我的一些的大学同学研究生已就读在忙着找工作,而我已经裸辞开始全职(quán zhí)网赚。

我相信,我不能放弃网赚。

那个父母扶起了爷爷要回到,我在店铺买了两瓶矿泉水,朝他们走了过去.....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2019 BAIDU.COM - 我的网站 - 京ICP1234567-2号
扫二维码
扫二维码
返回顶部